首页
最新发布页
美眉直播
欧宝娱乐
视频一区
传媒精品
国产精品
精彩时刻
嫩妹福利
网拍嫩模
网红主播
91大神
动漫卡通
视频二区
日本有码
日本无码
人妻制服
中文字幕
少女萝莉
街头素人
三级伦理
欧美精品
色情小说
都市情感
家庭乱伦
暴力虐待
校园春色
玄幻武侠
科学幻想
明星偶像
真实体验
春色美图
网友自拍
唯美写真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欧美风情
图片动漫
嫩妹自拍
高清图库
嫩妹美图
网友自拍
露出激情
街拍偷拍
丝袜美腿
超美嫩妹
嫩穴美腿
嫩妹自拍
热门推荐
美眉直播
欧宝娱乐
三更视频
菊花视频
友色视频
春水堂🚗
樱桃视频
福利APP
妹妹直播
老汉推🚗
少妇自慰
大秀直播
黑丝少妇
女中学生
清纯萝莉
御姐萝莉
SM定制
休闲娱乐
滚球赛事
足球爆料
澳门赌场
澳门博彩
美女棋牌
现金棋牌
真人视讯
注册送钱
★本站公告★
移动网络可能会遇到图片不显示问题,建议更换至其它网络访问

美味佳瑶12作者晓秋


美味佳瑶《原人妻女军官》(十二)
字数:5925
原作:米达玛雅
修改:晓秋
2014/04/25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
上半部倒数第二章。
***********************************

第十二章

收假当夜。
「报告!下士陈彦廷,请示进入副库长室。」
……咦?他来干什幺呢?难道……
佳瑶听到门外彦廷的报告声,内心有些疑惑。
稍早,她回到部队时,碰巧遇上在寝室换完装的蕙玲。
照往常的惯例,这位黏人的学妹通常会对自己做出一些亲密的举动,表达她的爱恋。不过今天却意外反常,仅是打声招呼后,便眼神闪烁地急忙离开,让佳瑶不知所措。
不免心想,是不是还在介意那天与她争吵的疙瘩呢?
因此,她带着满腹的思绪来到办公室处理公文。
才没隔多久,彦廷就突然出现。
当下,她很自然地把彦廷来访与蕙玲的异常联想在一起。毕竟,上个星期的留守名单,有包含他们两个人。
「进来。」佳瑶应声。
「谢副库长。」
门一打开,进入的身影就给佳瑶的心灵激起耐人寻味的波纹。
……奇怪?这是什幺样的感觉……
「佳瑶……姐?」站入办公室的彦廷,轻声地叫着。
他没有按照规矩喊自己副库长,而是试探性的叫起亲暱的称呼。
这声「佳瑶姐」一说出口,她的心脏就不自觉地砰然一跳。虽想喝斥他的无理,却偏偏又骂不出口。
不知为何,当看见彦廷的脸孔时,那一夜纵情放蕩的模糊画面便再次悄悄地浮现,瞬间给她一种面临堕落的危险。
随即,又被彦廷此时的模样给取代。
知心的感觉攀上心头,使她无法升起一丝的防备……因为,身体本能地告诉自己,若非与他的一夜荒唐,是没有可能与先生破镜重圆的。
更不用说……让她品尝到躯体渴望的美妙。
反观彦廷,他见到长官没有禁止制自己这样喊她,就顺着口继续说:「佳瑶姐,不知道你和妳丈夫合好了没?」
……啊!他是来关心我的。
「嗯。」佳瑶微笑地答覆。
得知明白的答案,彦廷好像如释重负地鬆口气,跟着她一同开心地说:
「那,那就好……恭喜妳。」
奇怪的是,彦廷的反应,却让佳瑶察觉到些微的异样情绪。隐约中,她知道彦廷为什幺会有这样的想法,但她的回应,却彻底给予他没有妄想的可能。
一时间,气氛有些僵硬。
随后,佳瑶转移话题,例行公事般地问起彦廷关于留守时期发生的事情,且特别地着重在蕙玲的身上,询问说:
「除此之外,还有发生什幺事情吗?」
「这个吗……应该没有了。」彦廷反覆思考后回答。
下属的说词,显然无法解释学妹态度转变的原因。至此,她仅能暂时把这件事情给放下。
……唉,等她回来时再问吧……
接着,佳瑶陷入沉思,臆想蕙玲发生变化的原因。
一会儿后,她才注意到彦廷尚未离开办公室,仍是伫立在自己面前。
「彦廷,你还有事情吗?」佳瑶淡然地说。
恢复成平时女军官的模样,一举一动充斥威严与干练。
她冷峻的问话,令彦廷面有难色,神情尴尬地说:
「那个……嗯,佳瑶姐……」
他从运动长裤的口袋内,拿出一瓶精緻玲珑的玻璃小罐,摆放到佳瑶的办公桌上,小心翼翼地探问说:
「不知道……妳是否还记得上次在酒吧的时候……?」
彦廷的提点,彷彿又把佳瑶拉回到那一夜五光十色的夜晚场景。酒吧的狂欢、醉瘫的放纵、激情的性爱、莫名的失身……
就算佳瑶可以在彦廷前面表现出不追究的模样,但不代表他可以旧事重提,血淋淋地撕开她内心的创伤。
室内的温度好像下降好几度。
佳瑶的嘴角也微微颤抖,随时都可能爆发。
「副库……我……」他想要解释什幺,却支支吾吾说不出口。
情急之下,彦廷赶在佳瑶发飙之际,慌张地打开玻璃罐的盖子。
霎时间,一阵清淡又高雅的味道散发出来,飘荡在办公室,把室内渲染出一种独特的氛围。
而香气很自然地传递进入佳瑶的鼻腔,剎那间瓦解她兴起的怒火。
这股味道她有点熟悉,是款名牌香水的新商品。佳瑶很喜欢这个味道,淡雅清香,很适合年轻女孩和轻熟女使用。
……他……怎幺会知道我喜欢这个味道呢?
突如其来的窝心感觉,让佳瑶不知该如何是好?
语气跟着软化下来,有点冷淡地说:
「你说,我在酒吧的时候……怎幺了?」
说实话,她已经记不得那晚在酒吧中发生的事情。残存的些许印象,就是她喝到烂醉,被彦廷给捡尸,带去旅馆给迷姦。
「妳说……妳很喜欢这款香水。不过……碍于价格的缘故,还有……老公对香水过敏的体质,才没有下手去买……」
……啥?我有对他说过这样的话?
彦廷继续又说:「那时……妳还跟我说,如果有人能够送你这东西……妳,妳会非常高兴……」
……的确…如果老公能送我,一定会让我欣喜若狂。
「结果…」彦廷吞吞吐吐地把话说出:「…副库妳就开口要我买给妳……」
「什幺?」佳瑶大吃一惊,「你说,我开口要你买给我?!」
他有点无奈,苦笑地回答:「是啊。而且你还找我朋友,在我在他们面前发誓作证……」
……天呀!那晚我到底做了多少荒唐事情啊?
「你…你就当作我开玩笑啊……」
「我本来是这样打算。」彦廷抓抓头,模样难堪地说:「谁知道昨天晚上,我的朋友们特地跑来营区帮我送宵夜。其中一个,就是那位染金髮的,强塞这瓶香水给我,并说:『东西我已经先帮你买好,等你放假在跟我算钱吧!别忘记,要送给你那位美丽的副库长喔!』」
听到这边,佳瑶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
自己的酒后放蕩,居然造成别人的困扰。而且,还连一点记忆都没有。
至此,她已是满满的愧疚,委婉地说:
「这是新款的香水……很贵的,我想……应该还可以退货吧……」
她心虚地说词,连自己骗不过。
要知道,香水这种高价位的东西,退货的手续相当困难。不用说,刚刚盖子还打开过。
简言之,彦廷将要支付这笔不少的金额。
「那个……还是我把钱给你,当作我买的,好吗?」
……早知道,方才自己就不应该这幺冲动才对!
佳瑶无比地懊恼。
「佳瑶姐,不会的。最近我玩股票帮我赚了不少,手头很充裕。」彦廷看见佳瑶的为难,赶快开导地说:「况且,我一个大男生,拿香水也没有用。佳瑶姐就当帮我这个忙,收下这瓶香水吧!」
「这……我……专柜小姐介绍过,这瓶香水是专门给年轻女孩和轻熟女来使用的,我…我并不适合。」佳瑶又编出一个理由。
同样的,这个理由依然是薄弱到让她自己也觉得没有什幺说服力,更多的是像要讨个称讚。
「谁说的,是哪个百货公司的专柜小姐这幺没眼光,难道看不出来佳瑶姐的外貌与气质会输给那些年轻女孩的。」彦廷义正词严地说着。
巧妙的讚捧,无形中拉近两人的距离。
「睁眼说瞎话。」儘管知道彦廷是在讨自己欢心,但听起来就是那幺受用。
凡是女的,谁不希望听到别人称讚自己年轻貌美呢?
哪怕佳瑶的口气仍有些冷,但嘴角却不争气的上扬,露出欢喜的微笑,亦不好抗拒他的好意说:
「那……那好吧!我这是最后一次收你的东西了,下不为例。身为长官,在军中言行很重要,收这些东西很容易惹麻烦的。」
「啊…嗯?!谢副库!」
彦廷听见佳瑶的答应,下意识反应的行个军中礼。
佳瑶看到他的反应,忍不住嗤笑一声说:「该说谢谢的是我,送我这幺昂贵的香水。」
「嘿嘿……」下属傻笑。
然而,正当佳瑶要把香水给收进抽屉时,一时兴起地随口问说:
「对了,我记得你有女朋友啊?为什幺不把香水送给她呢?」
此话一说,彦廷的表情就莫名地垮下,一副沮丧地说:「嗯…我,我们吵架了……」
「咦?发生什幺事情吗?」
依稀记得,当晚在酒吧的时候,彦廷的女朋友就有事而没有出现。
难不成……当晚他女朋友没有出席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吵架吗?
「我们…」彦廷欲言又止,似乎不太想解释,「…该怎幺讲……就是观念上产生冲突……」
「能说给我听听吗?」见到下属感情上出现问题,佳瑶关心地说。
此时,外头忽然传来急促地哨子声:
「哔哔!」
接着,值星的军官大声吼叫:
「部队集合!」
……啊!已经到了集合时间啦。
佳瑶看起墙上的时钟,已要晚点名。
所以,她没有继续询问起彦廷的感情,一脸公事公办地正经说:「彦廷,先出去集合吧!」
「是,副库!」
彦廷赶紧摆正身分,敬礼后离开佳瑶的办公室。
***************
时光流逝,来到週三,蕙玲也收假回到部队。
然再次看到学妹的佳瑶,甫见面就能感受到她浓郁的热情,以及饥渴多天的爱恋,彷彿恨不得马上回到房间,与学姐来场肉体与心灵的深度交流。
她的反应,令佳瑶安心不少,本準备好的道歉说词,也就用不上。
理所当然,夜晚的军官寝室,很自然地上演百合春歌。
「嗯喔……学姐……啧……啾啾……」
蕙玲上身赤裸,下摆仅剩一条黑色薄纱的蕾丝内裤,模样性感诱惑。
她娇滴滴地躺在佳瑶的床上,有如模特儿比例的美丽四肢,被学姐邪恶地用童军绳牢牢地綑绑在床舖的四个角落,摆弄成任人宰割的可怜模样,足以让男人瞬间变成慾望的野兽。
但这种情况,就仅有佳瑶能够享受得到。
「蕙玲。」佳瑶呼喊学妹的名字。
她伸出一只手轻捏对方的脸蛋,然后半哄骗半威胁地说:「说!为什幺那天要对我这幺冷淡!」
两人的眼神对望。
不得不说,调教平日总是一脸冰山美人的学妹,淫虐的快感就加倍增多。
且此时的学妹,那双好比小动物的惧怕眼眸,使她的情绪不由得进入平静冷酷的状态,传达深深的侵略性和佔有欲,散发自身的s属性,让陷入m状态的蕙玲,产生认可的颤慄气息。
犹如心爱老公虐待自己时的状态,被佳瑶给全部承袭过来。
剎那间,强烈的兴奋蔓延整个心头,一股由羞辱和虐待唤起的刺激,将她全然垄罩。
对于她来说,这种快感来自于一个矜持自重的社会人,崩坏所有一切道德的约束,化为纯粹享乐动物,没有人可以阻挡。
哪怕自己与先生破镜重圆,拾回人妻的尊严;或是有个上小学的孩子,已是为人母的妈妈;还是部队中的主管,格守命令的军官,都无法遏止本能想要寻求快乐的饥渴,谁都不行!
然而她心中道德的解放,就是源自前几天晚上与丈夫的淫戏交欢。
就在抵达高潮的恍惚之际,好像有种念头终于昇华,使佳瑶知道身为女人的美好,不该抗拒身体的希冀──
顺从本能,纵情欢愉。
也是由于这个想法,令她把老公的外遇给释怀,认为这不过是情绪的宣洩,只要对自己的爱仍然不变就好。
且丈夫亦表达出相同的情感,透过肢体语言!
因此,放假的这两天,他们好像又回到刚交往时的热恋期。还心有灵犀地把孩子送回娘家,在家里拚命的做爱、做爱、做爱──
来确认彼此的感情,是否变质?
可想而知,答案是否定的。反而经过这一次的确认,证明他们的婚姻,是最正确的决定。
仅不过,发生不小的变化。
随着肉体与心灵的解放,固有的传统道德再也无法放到他们的身上……儘管两人没说出口,却很明白他们的观念彻底转换。
只要对彼此的爱意不变,有时稍为纵情慾望也无妨。
这个心思,就成为这对结婚多年夫妻,在性爱高潮中达成的共识。
然回归到军官寝室,学姐调教学妹的蕾丝虐爱。
佳瑶没有等待学妹的回答,便一股脑儿地跨坐到蕙玲身上,双手捧着她的俏脸,溼热地吻着。
「学姐,妳…嗯哼……」
蕙玲迷濛的眼神中充满无比的欢喜,表情像是在说「我亲爱的学姐终于回来了」。
她爱恋的眼神,传递许久的情绪,夹杂着思念、怀念、兴奋,以及慾火焚身的情热。
「妳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佳瑶直视蕙玲,不容许她反抗地逼问。
「我…我…」学妹无从抵抗,老实地交待说:「…我一想到妳回到那个男人身边……就觉得心情很不好……」
「妒忌吗……?」佳瑶狠狠地捏起蕙玲的乳首,换来她一声吃痛的呻吟。
「呜呀!」
……这就是妳对我冷淡的惩罚!
佳瑶没有把自己与先生的共同私密说出来,而是善意地撒谎说:
「我跟他和好,不过是为了孩子……」
不管怎样,他们夫妻的秘密不能对其他人讲出来,这也是他们获得共识后的绝妙默契。
或者应该说,这是为彼此能够纵慾所找的藉口。
听到她的回答,学妹的眼神一亮,情绪莫名地激动,柔声地说:
「学姐…原来妳……」
她后续的话语还来不及说出,佳瑶又握上惠玲的另外一团乳肉,戏谑地说:「煞风景的话就别说。难道……妳不喜欢现在这样吗?」
「喜欢,我的佳瑶姐终于回来了,那位会欺负我、玩弄我、让我爱到疯狂的佳瑶学姐终于回来了!」蕙玲凝视着学姐,欢喜的回应。
「乖,这就对了。」佳瑶微开红唇,命令地说:「张开嘴,赏给妳喝。」
说完,泛出嘴角的唾液垂落而下,对準顺从地蕙玲,接住学姐赏赐的口水。
「好好喝,学姐,我还要。」
蕙玲毫不排斥佳瑶的香津,可口无比地吞嚥下去。艳丽双唇张得更大,香俏的舌头吐出唇瓣,彷彿想要汲取更多。
若不是四肢被童军绳给绑紧,她可能早就抱住学姐,忘情地与她拥吻。
理所当然,意气风发的女王性格,愈来愈明显。
不再被传统的道德束缚的佳瑶,情感亦跟着火热起来。不仅虐玩着身下的学妹,还做出寻欢的动作。
她癡缠地吻向蕙玲,带起丰沛的唾液。在激烈的湿吻下,并没有全都吞进两女肚里,而是湿黏地顺着唇沿滑出。
没几下,两人的脸颊已弄得湿淋一片。
接着,佳瑶捧起自己的双乳,摩蹭着乳尖上头的蓓蕾,挤出发浪的乳汁,再次对学妹命令说:
「嗯喔……来,舔我的奶水吧……哼哈……」
白白的汁液喷洒到蕙玲的脸上,带着羞辱的刺激。更不用说,她还一左一右地相互挤压,一道道接连射出。
滋啾!滋啾!
「好的…给我,学姐……都给我啊……」蕙玲淫蕩地喊着。
她努力地张大嘴,却仍是无法把乳汁吃进嘴里。绝大多数的奶水,浇淋到她的脸颊上,甚至流到下面的床铺。
再来,佳瑶惩罚的淫虐到个段落,该是给学妹一点奖赏的时候。
她解放乳水的喷射,转为攀上蕙玲的奶峰。左右双手同时出击,拇指与食指如螃蟹般箝住她的乳头,重重地捏下去,并说:
「帮我吸吸!」
话刚讲完,佳瑶就感受到学妹心急地叼住她肿胀的奶头,狂乱地舔舐咬弄。
剎那间,一阵快感的电流窜入脑部,令她不自觉地发出舒服的嘤咛:
「啊哈……」
同时,佳瑶又加重手中的力道,且还左右掐转学妹可怜的蓓蕾。
又爽又痛的刺激,让蕙玲兴奋无比。嘴里的动作不见停息,连胴体也开始不安分地颤抖蠕动。
「啊啊……好……好舒服喔……嗯哈……喔喔……对!很好……」
佳瑶持续地舒畅呻吟,好不快乐。
直到她的慾火稍稍解渴后,才发现到自己的下半身,传来一片湿濡黏腻的感觉。
……啊……好湿…好想要喔……
而与她有相同情绪的人,亦包含学妹。
被佳瑶挑逗到心痒难耐的蕙玲,忍不住鬆开吞含的乳头,扭动自己性感的娇躯,渴求地说:
「学姐,我好热……下面妹妹想要了……」